游客发表

女子称被辅警猥亵后强制送精神病院,整个程序合法吗_李宜雪_诊断_进行

发帖时间:2023-01-27 16:12:26

原标题:女子称被辅警猥亵后强制送精神病院,被辅整个程序合法吗

文| 柳宇霆

编辑| 徐媛

又是警猥进行一起疑似“被精神病”事件。

2022年4月22日,亵后序合女子李宜雪被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丁公路派出所以肇事肇祸为由,强制强制送入江西省精神病院,送精神病入院后其被诊断为:强迫性障碍、院整宜雪人格障碍,个程需接受两个月的法李强制住院治疗。

据李宜雪描述,诊断因一起民事纠纷,被辅她多次前往丁公路派出所寻求帮助,警猥进行辅警赖某主动与她搭讪,亵后序合并以聊案情为由,强制在酒店房间内对她进行猥亵。送精神病4月21日晚,院整宜雪因为失眠李宜雪外出散心,保安误以为她要跳楼,然后报警。当地派出所将她送到精神病院。出院后,李宜雪一纸诉状将江西省精神病院告上法庭,控诉其在整个收治、治疗、护理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行为,并要求在法院对自己重新进行精神司法鉴定后,江西省精神病院需承诺今后对自己永不收治。目前法庭还未宣判。

对此,南昌西湖公安发布通报称,经多方调查,认定辅警赖某吉不存在猥亵行为。鉴于李某雪于2022年4月4日、12日、14日、21日先后4次在公共场所扬言自杀,并称自己患有抑郁症、晚上睡不着觉。出于对李的人身安全考虑,4月22日凌晨,丁公路派出所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将李某雪送江西省精神病医院,经医院精神障碍诊断后收治入院。当日民警将李某雪入院治疗情况告知了其家属。

李宜雪认为自己没有病,警方坚称她有病,将其强制送医是依法而为,哪一方在说谎?首先来看法律是怎么规定的。2013年5月出台《精神卫生法》,可以说对精神病强制送医设置了不低的门槛:

一是明确了“医学检查不得违背本人意志”,非有“危险性”等情形,不得被强制送医;二是确立了“非自愿住院的危险性原则”,除非“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精神障碍患者有权拒绝住院;三是因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而住院,患者或其监护人可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

如果当事人所述属实,那么在李宜雪送医和治疗的过程中,还有不少瑕疵。首先,就是“送医”过于随意,甚至是任性。根据《精神卫生法》规定,强行送医的两大前提,一是具有危险性,二是疑似精神障碍。就算李宜雪当晚在商场三楼栏杆附近,有可能做出伤害自身,作出自杀等行为,就算她此前多次扬言要自杀,声称自己有抑郁症、睡不着觉,但是不是以此就能认定为严重的精神障碍情形,需要 “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呢?

老实说,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情绪失控、难以自抑的时候,但并不是看上有点不太正常,就要盖上一个疑似精神障碍的印戳。即便是李宜雪当晚失眠“吹风”,有一些情绪激动的表现,作为出警人员,也需要综合评判,再确认是否属于疑似精神障碍的情形,而不是当即强制送往精神病院,“直接给办了入院手续”。

从就医过程看,也是毛病不少。比如,入院后,有医生问了李宜雪两个问题,“是否会经常心情不好?是不是经常为一些事情纠结?”李表示,有时候会心情不好,有时候会为一些事情纠结导致失眠,随后即被抽了血送到了病房,次日即进入为期两个月的强制医疗阶段。而根据《精神卫生法》规定,医疗机构接到送诊的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应当将其留院,“立即指派精神科执业医师进行诊断,并及时出具诊断结论”。简单问上两个不痛不痒的问题,然后就作出了诊断结论、开展强制医疗,显然过于随意,有欠严谨。

这不是围观者吹毛求疵,而是过去“被精神病”留下的阴影太深。所谓人生中最悲惨的境遇,莫过于一个健康的人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了。这里虽然不是监狱,却同样剥夺了人的基本人身自由。翻看报道,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李宜雪反复跟主治医生解释,自己没有病,但无济于事,“每天都要服用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只要我不吃,就会被灌进去”,“最严重的一次,我拒绝服药,被用束缚带绑在床上好几天,每天给我灌药,那些药吃完后我就会嗜睡,手脚抽搐”,这的确是一种身心煎熬。

李宜雪称这是在精神病院遭到束缚后留下的痕迹

没有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能够容忍“被精神病”的丑陋与凶恶。人们还记忆犹新,当年的湖北省十堰市网友彭宝泉,因拍摄了几张群众上访的照片后,被送进派出所,然后转送当地的茅箭精神病医院,连家属也不通知;河南漯河市农民徐林东,因帮助残疾人状告镇政府,而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六年半里被捆绑48次、电击54次……这些“被精神病”的事例,暴露出精神病认定和强制送医的规范缺失,更折射出权力滥用的影子。

在报道中,也有一个细节值得打量。李宜雪表示,当晚在商场三楼,把出警人员所在派出所的辅警赖某猥亵自己的事说出来后,“当时在场民警们的第一反应是将执法记录仪关掉,并将保安支走”,随后,她“被从楼上拽下并带到了丁公路派出所”,然后送到了精神病院。令人费解的是,当这起事件曝光后,涉案辅警即辞职。当地警方否认辅警赖某吉存在猥亵行为,但若给不出更加有说服力的理由,说明将李宜雪强制送医的必要性,恐怕很难不让公众多想。

不管怎么说,精神病院的收治过程,应经得起公众与法治的检视。当地警方仅凭对方曾扬言自杀、夜晚在商场栏杆附近徘徊,就将人送往精神病院,怎么看都有点牵强。公众的疑虑还需予以进一步的回应。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人们都不会容忍“被精神病”的噩梦在无辜的个体身上上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