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在武汉逝世,儿子:父亲走时很安详|遗体|来凤县_订阅

发帖时间:2023-01-27 15:28:41

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 曹洋

视频剪辑 胡祉祺

极目新闻记者从张富清家属处获悉,章获张富走12月20日晚11时许,得者订阅获得“时代楷模”“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共和国勋章”等荣誉称号的清武战斗英雄张富清,因病抢救无效,世儿在武汉同济医院去世,父亲凤县享年98岁。安详


张富清去世

21日下午1时许,遗体张富清小儿子张健全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共和国勋目前他们正在返回来凤县的章获张富走路上。23日上午10时,得者订阅将在来凤县殡仪馆举行父亲的清武遗体送别仪式。


武汉同济医院

张健全说,世儿最近一年,父亲凤县父亲都在武汉接受治疗。安详大约10天前,父亲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进入弥留之际,无法与外界交流,“昨晚父亲走的时候很安详。”

延伸阅读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逝世 曾深藏功与名60多年

一生“功勋”藏箱底

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与名。

24岁

在生与死之间,他选择冲锋在前,在战火洗礼中成长为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

31岁

在小家与国家之间,他选择服从大局,到偏远异乡投身社会主义建设;

半个多世纪,无论顺境逆境,他选择淡然处之,将英雄过往尘封在沧桑的记忆,他就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老兵张富清

张富清是原西北野战军359旅718团2营6连战士,在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先后荣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被西北野战军记“特等功”,两次获得“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955年,张富清退役转业,主动选择到湖北省最偏远的来凤县工作,为贫困山区奉献一生。60多年来,张富清尘封功绩,连儿女也不知情。2018年底,在退役军人信息采集中,张富清的事迹被发现,这段英雄往事重现在人们面前。

不改本色,深藏功名60余载

2019年,95岁的离休干部张富清,又一次当上了“突击队员”。这一次,是前所未有的任务——接受众多媒体记者的采访。

在国家开展的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中,张富清深藏多年的赫赫战功引发关注。

2018年12月3日,张富清的儿子张健全来到来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询问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具体要求。

回到家中,张健全问:“爸,国家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需要如实上报个人信息,你什么时间参的军、有没有立过功、立的什么功,都要讲清楚。”

沉吟片刻,张富清说:“你去里屋,把我的那个皮箱拿来。”

这只古铜色的皮箱,张富清带在身边已有60多年。锁头早就坏了,一直用尼龙绳绑着。依着父亲的要求,张健全小心翼翼地开箱,把存在里面的一个布包送到了县人社局。

打开一看,在场的人都震惊了:

一本立功证书,记录着张富清在解放战争时立下的战功: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团一等功一次,两次获“战斗英雄”称号。

一份由彭德怀、甘泗淇、张德生联名签署的报功书,讲述张富清“因在陕西永丰城战斗中勇敢杀敌”,荣获特等功。

一枚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奖章,镌刻着“人民功臣”四个大字……



张富清获得的奖章、立功证书及报功书

“哪里知道他立过大功哦。”老伴儿孙玉兰只见到他满身的伤疤:“右身腋下,被燃烧弹灼烧,黑乎乎一大片;脑壳上面,陷下去一道缝,一口牙齿被枪弹震松……”

张富清一年四季几乎都戴着帽子,不是因为怕冷,而是因为头部创伤留下后遗症,变天就痛。

左手拇指关节下,一块骨头不同寻常地外凸。原因是负伤后包扎潦草、骨头变形,回不去了。

“从立功记录看,老英雄九死一生,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负责来凤县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聂海波对张富清的战功钦佩不已,更对老人多年来的“低调”十分不解。

“我一想起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士,有几多(多少)都不在了,比起他们来,我有什么资格拿出立功证件去摆自己啊,我有什么功劳啊,我有什么资格拿出来,在人民面前摆啊……”面对追问,这位饱经世事的老人哽咽了。



张富清回忆战友们

每一次,他提起战友就情难自已,任老伴儿帮他抹去涌出的泪水:“他们一个一个倒下去了……常常想起他们,忘不了啊……”

亲如父兄,却阴阳永隔。在张富清心中,这种伤痛绵延了太久。那是战友对战友的思念,更是英雄对英雄的缅怀。

他把这份情寄托在那些军功章上。每到清明时节,张富清都要把箱子里面的布包取出,一个人打开、捧着,端详半天。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珍藏的宝贝是个啥。

“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党给我那么多荣誉,这辈子已经很满足了。”如今,面对媒体的请求,老人才舍得把那些军功章拿出来。

多年来,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把1954年“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颁发的一个搪瓷缸,摆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这只补了又补、不能再用的缸子上,一面是天安门、和平鸽,一面写着:赠给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卫祖国、保卫和平。



陪伴了张富清几十年的搪瓷缸子

总会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怕死?

“有了坚定的信念,就不怕死……我情愿牺牲,为全国的劳苦人民、为建立新中国牺牲,光荣,死也值得。”

任凭岁月磨蚀,朴实纯粹的初心,滚烫依旧。

“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切”

多次出生入死,张富清在最惨烈的永丰战役中幸运地活了下来。

“永丰战役带突击组,夜间上城,夺取敌人碉堡两个,缴机枪两挺,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坚持到天明。我军进城消灭了敌人。”这是张富清的立功证书上对永丰战役的记载。1948年11月,发生在陕西蒲城的这场拼杀,是配合淮海战役的一次重要战役。

“天亮之前,不拿下碉堡,大部队总攻就会受阻,解放全中国就会受到影响。”入夜时分,上级指挥员的动员,让张富清下定了决心。

张富清所在的连是突击连。他主动请缨,带领另外两名战士组成突击小组,背上炸药包和手榴弹,凌晨摸向敌军碉堡。

一路匍匐,张富清率先攀上城墙,又第一个向着碉堡附近的空地跳下。四米多高的城墙,三四十公斤的负重,张富清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跳下去成功就成功了,不成功就牺牲了,牺牲也是光荣的,是为党为人民牺牲的。

落地还没站稳,敌人围上来了,他端起冲锋枪一阵扫射,一下子打倒七八个。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头被猛砸了一下,手一摸,满脸是血。

顾不上细想,他冲向碉堡,用刺刀在下面刨了个坑,把八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一个侧滚的同时,拉掉了手榴弹的拉环……

那一夜,张富清接连炸掉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另外两名突击队员下落不明,突击连“一夜换了八个连长”。

战斗胜利。清理伤口时,张富清想起了和自己一起翻墙的两名战友。他找了很久很久,可是,他依旧没有找到他们……

真实的回忆太过惨烈,老人从不看关于战争的影视剧。偶尔提及,他只零碎说起:“多数时候没得鞋穿,把帽子翻过来盛着干粮吃”“打仗不分昼夜,睡觉都没有时间”“泪水血水在身上结块,虱子大把地往下掉”

很多人问:为什么要当突击队员?

张富清淡淡一笑:“我入党时宣过誓,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切。”

轻描淡写的一句,却有惊心动魄的力量。

每一个岗位都担当作为竭尽所能

1955年到来凤县后,张富清先后任城关粮油所主任,三胡区副区长、区长,建行来凤支行副行长等职务。每一个岗位,他都脚踏实地,竭尽所能,担当奉献。

为了带头示范,他让爱人孙玉兰从自己分管的三胡区供销社下岗,让大儿子张建国到卯洞公社万亩林场当知青。



张富清和老伴孙玉兰

面对工作中的困难,他不躲不绕,想方设法,克服解决。刚开始进驻生产大队时,群众不买账、不认可。为了让群众接受自己,他住进最穷的社员家,白天与社员一起干重体力活儿,晚上开完会后,帮社员挑水扫地。

他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进驻卯洞公社高洞管理区,群众反映出行难、吃水难后,他带着社员四处寻找水源,50多岁的年纪腰系长绳,下到天坑底部找水。他带着社员修路,与社员一起在绝壁上抡大锤打炮眼。

任三胡区副区长、区长期间,他推动水电站建设,让土苗山村进入“电力时代”。

1961年至1964年期间,张富清主导修建了三胡区老狮子桥水电站,供附近的两个生产队照明。这是三胡区历史上第一座水电站。“从一个区来讲,能够照上电灯是祖祖辈辈多少年来都没有的事,电灯更明亮,比照桐油灯好多少倍呀!”讲起这件事,张富清高兴地说。



张富清工作的来凤县农村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心中无我,付此一生。这就是战斗英雄张富清,在工作岗位上向党和人民交出的答卷。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